兴安盟人才网欢迎您!----- 兴安盟唯一官方指定人才网站 今天是:
相关内容
 所有企业都是互联网企业,所有行
 归来吧,浪迹天涯的中国公司
 营销还是传销?——“知识付费”
 天猫翻过京东的山,淘宝绕过拼多
 抖音与快手的战争:金字塔腰部以
 董明珠:格力不能更好运营,我绝
 董明珠:与雷军的十亿赌局年底见
 全国人大代表董明珠:中国制造有
 白岩松:奋斗是青春永恒的主题
 张近东:新经济就是数字经济 新
 普华永道:高科技行业将成为中国
 从网红店没落到区块链的不安,互
 
最近更新
 湖北荆门:宣传创业担保贷款新政
 《2017年全国高校团学创业促进工
 四川省渠县扶持大学生创新创业
 80后大学生创业养锦鲤 最贵一条
 毕业生初入社会要当心 职业生涯
 江西:2018年瑞昌市财政贴息创业
 就业还是创业,全靠“本领”说话
 就业还是创业?820万高校毕业生
 湖南高校毕业生基层创业 最高可
 河北雄安新区规划纲要
 大学生公益创业行动启动:中国需
 高校毕业生到省会以下城市就业比
工作动态当前位置:主页 > 工作动态 >
谷歌的产品焦虑症:是100%关注对手还是关注霸权?
时间:2018-02-10  来源:未知  作者: 兴安盟人才服务中心

最近腾讯立知和即刻之间的种种纠葛,又把腾讯和“抄袭”这个近乎其原罪的词联系到了一起。

可是对于这种新闻,估计吃瓜群众已经见怪不怪了。但假如说“不作恶”的谷歌,抄袭了腾讯,那好像就有点“活久见”了。

但是这种说法确实发生了。前一阵,CNBC网站报道,一名在谷歌工作十三年的工程师Steve Yegge离职后,公开批评谷歌已经不再专注于产品,而是“100%专注于竞争对手”,称其“已失去创新能力”。

在这哥们看来,谷歌的 Home 智能音箱复制了亚马逊的Echo;社交应用Allo抄袭了WhatsApp ;一度引起热议的Instant Apps 则是在模仿微信…

当然了,离职员工带着怨气可以理解,表达方式多少有点夸张。Instant Apps作为一种无需下载,随时调用的轻度APP,确实从产品思路上看跟微信小程序差不多,并且也晚于小程序推出。但Instant Apps很早就开始测试了,似乎也难构成彻底的“抄袭”。

但有一件事这位工程师似乎说对了:今天的谷歌,差不多拥有全部竞品的“高仿版”。从手机音箱电脑相机,到各种消费应用、开发框架和娱乐功能。谷歌的产品体系在数年间经历了非常惊人的膨胀,并且时常搞出高速跟风和推出无用产品的“非理性情况”。

谷歌真的开始变成“100%关注对手”了吗?那个曾经眉清目秀的谷歌,变成了“一家抄大家”的谷歌,到底经历了什么?

这背后,或许充斥了关于消费级AI的泡沫与恐惧。

不是关注对手,是关注霸权

在移动时代并不算交出满分答卷的谷歌,可能是最先明确AI first战略的国际科技巨头。显然在人工智能浪潮中,谷歌是绝不希望再次重演社交和移动硬件上的失手的。

这种“不希望错过”的产品情绪,似乎在谷歌消费级产品的多个层面得到了落实和蔓延。尤其在谷歌去年开始明确AI时代的实现方式是硬件软件协同之后,全面覆盖式的产品战略就爆发式的呈现在了我们面前。

目前我们可以看到,谷歌的产品集群正在通过三种方式完成向AI的跳跃:

1.推出以AI为主要卖点的消费级产品。最显著的当然是pixel为代表的硬件集群,手机之外,各种各样的穿戴设备、家居设备、办公设备以AI为名蜂拥而出。

2.对老产品以AI翻新。谷歌地图、gmail等产品,开始在各次发布会中推出AI加持的新版本,可能是某种技能加入,也可能是运行的方式AI化。总之,谷歌在搜索时代聚累的产品家族正在逐步走入AI。

3.竞品的高仿。这也是近两年谷歌较多被人诟病的一个层面,在于亚马逊、微软、Facebook,甚至中国的腾讯、百度等竞品战略逐鹿的档口,谷歌开始采取非常激进的“人有我也有战略”,无论是智能音箱一类的硬件,还是社交网络、语音助手等软件,谷歌都会做跟竞品高度相似,只是“更加AI”的产品进行市场拉锯战。

从这三方面战略不难看出,谷歌正在想尽一切办法,推出尽量多的AI产品,以及在更多的产品中体现AI能力。比如上文中提到的Instant Apps,就是一种在安卓环境下实现AI应用的便捷出口。

这种全面快跑战略看起来过瘾,问题是跑太快了可能会扯到。有些产品强行AI会有点尴尬,比如谷歌的家庭AI相机。而跟竞争者高度抵充的产品战略,也难被人指责抄袭和创造力缺失。

可能在谷歌看来,这两种负面影响只是暂时的,只要最终赌对了一个或者几个AI消费风口,那么最终的美好明天就会到来。所以说“押满每一注”的谷歌,关注的并不只是对手,而是AI时代的消费霸权。

全家桶头上的阴影:难愈的消费级产品焦虑症。

霸权真的如此容易窥取吗?

在今天所看到的是,谷歌发布会推出的产品群规模在一天天扩大,谷歌的AI生态结构也在一天天复杂,无论是印度、法国还是今天依靠AI完成的“中国回归”,谷歌的世界AI生产线也在一步步立起。

如果从股价和市值而言,谷歌的“AI快跑”战略大概已经被证明是成功的。Alphabet的股价不断升高,到目前为止其市值已经超过8000亿美元大关,似乎开始将目标遥遥指向了苹果。

但尴尬的事情在于,这么多硬件软件中,却始终没有找到能够打开巨大商业空间,引起行业跟风的“明星产品”。

被戏称做谷歌AI全家桶的硬件们,虽然出货量还在稳固爬升,且不断壮大穿戴和家居设备的规模。但分析人士普遍认为,谷歌打造的AI智能设备生态,在软件结合率上并不让人满意,迟迟没有获得用户的长效使用习惯。并且在变现能力上也与期待值不符,其表现已经给谷歌整体的短期收益预期带来了压力。

这背后或许隐藏着一个直到今天都没有被破解的谜题:AI看起来很有用,但用户真的有必要为它放弃原有使用习惯吗?

毕竟AI相关应用能力,集成在语音交互和视觉识别两个端口,这也就导致AI带来的能力差不多都是锦上添花,很少有激动人心的“跨时代”能力。

比如谷歌地图进行AI化,是以新推出的智能识别停车场功能为由头的,但在实践中用户发现真正能识别的停车场目前还太少。是不是AI了,又有什么区别呢?

“AI很好,但不够惊人”,是这两年始终萦绕在消费级电子市场上的浓重阴影。大家尝试了一次又一次AI化,但消费者始终没有怦然心动。

霸权之路刚启程,似乎就撞上了一栋不薄不厚,不偏不倚的墙。

AI的乐观泡沫

押注了很多,不见效果,于是押注更多,似乎已经在谷歌身上形成了一个逻辑循环。这也是为什么离职工程师会批判谷歌过于关注对手,却丧失了创新能力。

这背后隐藏的思考,大概是在消费电子领域,AI是否被过分乐观估计了?

一个简单的例子,是我们始终很难说清楚,AI到底能带给消费者什么?确切的说,是以目前机器学习为主流思路、云计算体系为工程化框架的数种AI解决方案,到底能在商业体系中发生什么价值?

一般来说,消费者买到手中的硬件,大概就是搭载了一大堆机器学习模型。主要解决的要么就是运行速度提升和语音交互,要么就是用摄像头识别,以及AR等等娱乐应用。即使是用户理解都很难做到,而且还有一条名叫“隐私”的红线等在那里。

从根本逻辑上看,AI不是互联网,不能解决从无到有,从隔离到可沟通的“跨越式问题”。AI更多时候是一种效率提升工具,以及对信息处理方式的多元化拓展。在不能收集针对性数据的情况下,AI本身迈入消费电子市场就是半条腿走路。而识别、感知这些AI带来的提升是不是足以支撑起一轮新的硬件迭代,似乎还不好确定。

AI带给电子消费市场了各种各样的兴奋点,比如echo的语音交互,比如iPhone X的人脸识别。但这些都是建立在产品和品牌生态本来就够强的基础上的。但是新产品如何使用AI撬动市场呢?是等更大的AI兴奋点出现,还是把现有的能力聚合起来?没有答案的谷歌们,就只好推出越来越多的硬件和应用。

与企业级服务AI快速生长相对应的,是消费级市场的AI始终缺乏挑大梁、唱主角的底气。当我们被AI带来的迷人之处吸引的时候,是否乐观情绪同时酝酿出了新的泡沫?

当无人驾驶的硝烟味已经在2018年的春天中蔓延开来,移动应用与消费电子领域的AI会迎来怎样的一个年份呢?

狂奔中的谷歌,大概也在寻找“跑步焦虑症”的治疗方式…




上一篇:扎克伯格:先决定创业再决定做什么 是本末倒置
下一篇:为何共享充电宝这么“脏”?

友情链接
 
版权所有: 兴安盟人才服务中心
联系电话:0482―8266311 地址:兴安盟党政大楼东北角一楼大厅
蒙ICP备05003145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