兴安盟人才网欢迎您!----- 兴安盟唯一官方指定人才网站 今天是:
相关内容
 为何共享充电宝这么“脏”?
 谷歌的产品焦虑症:是100%关注对
 扎克伯格:先决定创业再决定做什
 李开复:人工智能将取代重复性工
 百度和今日头条的摩擦只是刚刚开
 中美消费对比:为什么可口可乐和
 CEO必须确保员工快乐吗?这是管
 快播王欣出狱,前高管投资人独家
 互联网的春节战事
 新零售泡沫:站队潮涌,商业硬伤
 腾讯阿里交锋线下 传统零售完成
 为激发员工创造力 亚马逊总部真
 
最近更新
 为何共享充电宝这么“脏”?
 福建福安:大学生创业产品齐聚年
 科技的中国:“黑科技”保驾中国
 帮高校就业质量报告就业率挤水分
 谷歌的产品焦虑症:是100%关注对
 中央地方齐发力 养老服务市场全
 江苏无锡:补贴高校毕业生求职创
 共享单车一天骑了七千万人次 创
 领英大数据透视千禧一代商业领袖
 高校毕业生有“福”了!500个就
 扎克伯格:先决定创业再决定做什
 为扩大云业务 SAP将以24亿美元收
工作动态当前位置:主页 > 工作动态 >
为何共享充电宝这么“脏”?
时间:2018-02-10  来源:未知  作者: 兴安盟人才服务中心

如果还有印象的话,应该对之前报道的“宅代洗”这家创业公司有记忆。这家公司做了一件什么NB的事情让大家如此印象深刻呢?简单来说这家公司是做O2O上门洗衣的,为了增加订单,竟然潜入大学宿舍楼,剪断了所有自助洗衣机的电源线。“四天在宿舍楼没法洗衣,逼着他们用一下‘宅代洗’。”

更奇葩的是,创始人居然把这件事当成“增长黑客”,在接受采访时非常自豪的说出来了。结果这种为了增加用户量已经无耻下作到这种地步的公司,一下子在舆论引发了轩然大波,最后CEO不得不出面道歉,总算是平息了风波。

我原本以为这种故事只是发生在极个别创业公司身上——没想到在共享充电宝行业乃至共享经济中,也有这样的情况发生,并且,屡见不鲜。

比如最近网络上曝光了怪兽充电地推人员大范围破坏街电、小电共享充电宝行为,一名自称为街电服务商在自己的朋友圈曝光了五张图片,包括多个被剪掉充电线的街电充电宝,以及怪兽充电地推人员拿走街电设备的监控视频截图。

虽然不知道真假,但这种行为已经和剪电线无异了。

我解释一下,虽然现在共享充电宝五花八门,但共享充电宝从产品形态上大致可以分为两类,一种是机柜式的,比如街电来电这种,一种是桌面式的,比如怪兽充电,小电,这次发生的就是桌面式共享充电宝的竞争。

我记得这不是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了,在此之前,就出现过破坏共享充电宝的案例了,手段也是非常简单粗暴,以暴力破坏为手段阻碍正常的租赁,通常是剪掉充电线,也有直接一麻袋直接收走的,反正就是不让你好好用。

比充电宝更恶劣的是共享单车,在早期,什么样的损招都出现过,把竞争对手的车一车一车拉走,拉到荒郊野外的,甚至直接抛向河里的,比如在二维码等关键位置涂鸦,贴小广告,甚至出现了XX单车坐垫惊险艾滋病针头这种惊悚的新闻标题,一件比一件恶劣。

现在共享单车恶意破坏少了,可充电宝的恶意竞争又来了,为什么共享经济看上去这么美好,实际却这么脏?

事实上,2017年刮起的共享经济风口,从共享单车到共享充电宝,再到共享雨伞,共享篮球,共享XXX,似乎只要是沾上了共享两个字,就站到了风口之上,但回过头来看,绝大多数的共享经济都先后阵亡了,尤其是以扎堆的共享单车和共享充电宝最为惨烈。

虎嗅之前整理了一份共享经济死亡名单,上面列举了从风口上跌落的共享充电宝,从PP充电、乐电、到河马充电、小宝充电、创电,现在存活下来的,也就剩下几家,并且由于商业模式和产品的特性,因此竞争格外激烈。

我觉得是有以下几个原因造成的:

首先是,共享充电宝的特性以及应用环境,决定了竞争的战场是有限的,且极其残酷。

为什么这么说,首先我们来看充电宝的商业模式和产品形态就知道了。

首先,充电宝和单车不一样,共享单车是无桩停车,占用的是城市公共空间,城市公共空间那么大,从小区楼下到地铁口再到写字楼,根本铺不完的,无非是哪块区域的效率更高而已,即便是这块区域被竞争对手占了,还是可以通过加大投放量,运营调度等手段去解决。本质上,空间是固定的,车辆是流动的,不存在你死我活的状态。

但共享充电宝就不一样了,在运营策略上,共享充电宝完美复制了单车的快速铺量的策略,但有一个问题,共享充电宝投放的容量是非常有限的,也就是说一个商铺也好,一个商场也好,能够接收的共享充电宝点位是非常有限的,通常根据店铺的大小,也就一个小机柜或者4~10个桌面式充电宝,再多就用不上了,也没必要了。所以各大充电宝抢占的,其实是这些极其有限的市场空间。

充电宝和单车不一样,只能放在室内,但室内的饱和度又极为有限,在这样的情况下,各大公司根据自己不同的产品模式,投放策略又有不同,比如柜机充电宝主攻的是商场、车站、景点等人流量大的场景,而桌面式的更多是占领咖啡馆、KTV,餐厅、酒吧等消费场景。

在有限的场景下竞争,共享充电宝线下恶性竞争就是创业者焦虑症信号。

另外一个原因,也是常常被大家提起的,就是共享充电宝的需求问题。

本质上来说,我认为共享充电宝是一个非常大众,但又并非刚需的场景,这决定了无论是从商业模式也好,营收也有,订单量也好,都处于一个非常尴尬的地位。

为什么共享经济能火?线上和线下结合是一方面,也就是线上下单,线下履约,像外卖,打车,这种都属于这样的范畴,现在纯线上的流量太贵,互联网公司都在往线下走,阿里和京东又在提新零售的概念,再加上无人货架和无人便利店这种的新零售变种。

共享经济也是如此,本质上来说,共享经济的火爆,很大程度上和阿里腾讯推移动支付有关,但共享充电宝是一个比较尴尬的场景。从日订单上来说,共享单车现在可以通过大规模铺设线下单车做到千万量级的日订单,但共享充电宝目前的订单也就徘徊在大几十万左右,这个量级和单车相比,是在太少了。

另外,营收也是一个问题,现在大部分共享充电宝为了推广自己的产品,不惜打起价格战。尤其是一些后入者,比如之前提到的怪兽充电,怪兽是雷军系资本投资的,包括顺为资本、小米科技等等,且生产小米充电宝的紫米科技也作为供应链,从生产到共享充电宝市场营收两头赚钱。但无奈进入市场比较晚,只能通过价格战的形式切入——比如进场费,获得的收入和商家进行分成,甚至怪兽的BD员工为了完成绩效,不惜拿自己的提成给商家分成等等,通过这些方式抢占市场,但总的来说,充电宝的频次不高,场景固定,单纯靠扫码收费的收入,很难支撑起利润,所以现在很多平台都在调整自己的盈利模式。

除了线下用户支付和押金,最简单的就是在平台上卖广告,不管是app还是小程序,因为毕竟用户和流量还是积累了不少,已经有些共享充电宝平台能够靠这个获得不错的收入,其次是在充电宝上做一些植入性的广告,但这个难度比较大,因为广告投放有一定的周期性,但整个充电宝是一直流动的,并且一个个回收-贴牌-投放这个流程,相比地铁分众来说,太琐碎和麻烦,因此不太会成为一个主流的盈利方式。

最后说一下我个人的看法。

充电宝这门生意,还是有其存在的价值和意义,比如一些餐厅每个月因为购置USB和充电宝的费用就近千元,充电宝和线常被用户顺走,但我们也要看到,共享充电宝这个产品,极度依赖线下固定的消费场景,比如KTV酒吧等休闲娱乐场景,这使得它更像是线下商业基础设施的延伸和拓展——但一个容量有限的木桶,一下子灌进太多的水,溢出一部分,显然是不可避免的,而现在的情况是,所有的水,都在争夺留在桶里的权利,使出一些恶意竞争的手段,也在所难免。




上一篇:谷歌的产品焦虑症:是100%关注对手还是关注霸权?
下一篇:没有了

友情链接
 
版权所有: 兴安盟人才服务中心
联系电话:0482―8266311 地址:兴安盟党政大楼东北角一楼大厅
蒙ICP备05003145号-1